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走近李斛:不該被遺忘的國畫大家
更新時間:

  手持一支畫筆,站在一幅山水畫前,風華正茂的李斛面帶淡淡的微笑,仿佛在與觀眾交流。這幅由李斛創作于20世紀40年代的《自畫像》,被擺放在中國美術館一層大廳,以紀念這位在中國畫技法上有著開創性成就的畫家。11月7日,由中國美術館主辦的“融象創真——李斛百年誕辰藝術展”在中國美術館展出。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介紹,20世紀上半葉的中國美術,在“民族救亡”和“中西合璧”的藝術風潮中,涌現出一批杰出的畫家,他們關注社會現實,關注民族命運,以中西融匯的寫實方式和形神兼備的審美理想創作了大量現實主義作品,李斛先生便是這一時期具有代表性的畫家。徐悲鴻先生曾稱贊,以中國紙墨用西洋畫法寫生,“李斛仁弟為其最成功者”。

  此次展覽匯集了中國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北京畫院及家屬收藏的李斛經典力作百余件,包括中國畫、油畫、素描、速寫、雕塑等藝術作品,全面立體地呈現了李斛先生的藝術風格和藝術成就。在展出的作品中,《印度婦女像》《披紅斗篷的老人》《女民警》等人物畫形神兼備,《關漢卿》《白石老人像》等作品更是大眾耳熟能詳的經典美術作品。

  李斛在描繪夜景山水畫上獨具特色。傳統山水畫極少描繪夜景,李斛卻把傳統山水畫的筆墨語言與西洋畫的明暗、色彩、空間透視等造型方法結合起來,表現祖國建設蒸蒸日上的壯觀場面。此次展覽中,《夜戰》等經典夜景畫作品均一一亮相。

  在展覽開幕現場,站在《印度婦女像》前,中國人民大學徐悲鴻藝術研究院院長、徐悲鴻先生之子徐慶平感慨萬千:“論中國山水畫的創新路上走得最遠者,李斛先生當之無愧。五十年前我是他的學生,李斛先生是我最敬佩的一位師長。”他回憶起李斛先生在山水畫創作中走過不平坦的路途,其作品甚至曾在特殊年代被列入“黑畫”展出,“相信如果先生有知,會為今日感到欣喜。他一生對國家美術事業所作的貢獻不可磨滅,是我們永遠的典范。”

  在清華大學教授、李苦禪之子李燕的記憶里,李斛先生是一位性格和藹、在課堂上嚴格的良師。“1961年我考進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有幸得到他的教導。李斛先生總是準時準點,在課前十五分鐘趕到教室,衣服的風紀扣系得嚴嚴實實。他的課堂紀律有一條,那就是不許用橡皮,沒有把握不能下筆。”有的學生偷偷用橡皮,他發現后都會記在心里,等到第三次用橡皮,他就會客氣地用四川方言說道,“把橡皮借給我!”學生們只好乖乖將其交出。

  李斛曾書:“人生有限,藝術千秋。”令人痛惜的是,李斛先生于藝術創作盛年與世長辭,終年56歲。“他未有充足的時間來實現自己藝術追求上的宏愿,但他留下來的藝術創作和已取得的藝術成就,傾畢生心血為新中國美術發展做出的卓越貢獻,都值得后人肅然起敬,深入研究。”吳為山說道。

  在展覽開幕之際,李斛家屬還向中國美術館捐贈其代表作品20件。展覽將持續至11月20日。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網
 
冰球比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