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夕照鳳凰山
更新時間:

  那天是周末,沈陽去鳳城的高速公路上車輛川流不息。這時前面出了點狀況,車流慢慢凝固。幾個大媽跳下大巴,瞅瞅前面,抱來一臺便攜式音箱放在地上,做個深呼吸,在汽車尾氣的鼓噪下咿咿呀呀跳廣場舞。

  車上一對老年夫婦也臨時下車,沒有跟風跳舞,而是凝望四周的山塬綠樹若有所思。老先生身形瘦高,戴副鈦架眼鏡,神態安詳。女士體態微胖,身著黑色風衣,拄根木杖兒,神情有些悲戚。

  上車又走,目的地是鳳凰山景區。群山綿亙,蜿蜒起伏,層巒疊嶂。鳳凰山高度雖遠遜于華山,但奇險相似。如老牛背上的嶺脊,光滑難行卻不鑿一個臺階,全靠手拉鐵欄桿攀登。“天下絕”棧道,開鑿在上凸下凹的懸崖半腰上,聽導游說,若無鐵欄桿保護,即便不結冰不積雪,也崎嶇難行。

  一到山門,大媽們又萬水千山總是情,高舉剪刀手,笑成菊花朵朵,高空棧道令人驚喜,大媽秒變少女,揮舞紅紗巾跑頭上的火燒云,寂靜山谷變得比換季折扣店還熱鬧。在玻璃橋口子,大媽們一邊換鞋套,一邊指點江山。我突然有些哆嗦,害怕這單薄身子骨被喧鬧“趕”下懸崖。

  那對老年夫婦依然安靜,拿出相機隨意拍攝,好像他們不是待在山花爛漫、鳥語花香的山谷云空,而是置身于一座博物館里。望著懸空棧道,他倆四目交匯,似在鼓勁。猩紅色斜陽,將兩人緊挨的身影拉得白樺樹般悠長。

  “姐姐們安靜點好嗎?”導游是個東北口音的小伙子,他介紹說這玻璃棧道坐落在海拔700多米的高山,依山凌空而建,棧道長31米,選用3厘米厚的夾層鋼化玻璃鋪設。“想跳就跳,云中漫步,跳出問題我給您當女婿。”小伙子笑著慫恿領舞阿姨。

  領舞阿姨明白自己不是女雜技演員,她吐吐舌頭,躡手躡腳上了玻璃棧道,沒走幾步就晃腦大叫,再不敢直接踩玻璃,而是照著下方支架下腳,蜻蜓點水。

  高空棧道也抽走了我的膽略,如履薄冰地移步。一片彤云映在玻璃橋面上,閃射出匕首般的眩光,仿佛要把玻璃攔腰割斷燒融。下面是空蕩蕩的深谷,深谷里挺立著尖齒般的嶙峋山巖,看一眼就成半個心臟病病人。身體懸在半空,整個生命也懸在半空。

  此時霜降時節,也是層林盡染的最美季節。橋下四周,一簇簇一叢叢五角楓、假色槭、茶條槭、色木槭、扭筋槭,在綠樹白石的映襯下嫣紅如火,燃燒季節的激情。

  老年夫婦也終于走上棧道,妻子的銀發被嗚嗚疾風扯成一綹一綹的,她左手抓住丈夫手臂,右手的木杖兒輕磕橋面。兩人走到橋中央停住,手扶欄桿,眼望遠山,落日將他們的背影勾勒成一尊暗紅色雕塑。

  借幫拍合影的機會,我跟他們聊了幾句。原來,這對夫婦剛從科研單位退休,幾個月前,他們的獨生女兒——一位美麗姑娘在普吉島旅游時突遇特大暴風雨,游船傾覆,女兒和其他十多名中國游客不幸遇難。白發人送黑發人,阿姨突發心臟病,幾次偷偷服藥要去“陪女兒”。丈夫苦口婆心,帶妻子出來散心,又專程來到鳳凰山——這里,是女兒生前最后一次在國內旅游的地方。

  很多時候,山水景致只是我們心靈的一方拓片,每個人眼中的“萬水千山總是情”大相徑庭,映照著或喜或悲的具體心境,一如夕照遠山的鋸齒剪影。我相信,這對老年夫婦已循著女兒的倩影,在余暉中走出了自己的生命長度。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冰球比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