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魚翅與花椒》譯者:每翻譯一本書就是進入一個新的世界
更新時間:

  魚香茄子、擔擔面、清溪牛肉火鍋……說到翻譯《魚翅與花椒》時學到的美食,“吃貨”何雨珈的胃口隨著記憶翻滾起來。

  這位1986年出生的川妹子還有一個更有名的身份——《紙牌屋》小說的譯者。近幾年,她接連不斷地翻譯了《再會,老北京》《當呼吸化為空氣》《權力之路》《優雅的藝術》等33部外文書籍。

  生長于天府之國且熱愛美食,是何雨珈毫不猶豫接下《魚翅與花椒》翻譯工作的原因。她將自己與《魚翅與花椒》作者扶霞·鄧洛普形容為“酒肉朋友”。兩人不但在翻譯《魚翅與花椒》期間有過兩次約飯,還常常通過微信分享美食與烹飪心得。

  “扶霞描寫川菜、淮揚菜時,讓我有身臨其境的感覺。”何雨珈用“五味雜陳”形容自己翻譯《魚翅與花椒》的感受。熟悉的美食和不斷獲得的新知識讓她快樂,而作者筆下的老成都,又讓她感到既親切又悵惋。

  談及川菜,何雨珈打開了話匣子。她直言因為翻譯完《魚翅與花椒》,自己從一個美食理論基礎薄弱的四川吃貨“升級”了。

  “川菜和成都一樣,帶給我豐富、甜蜜、熱鬧、懶散的感覺。”在何雨珈看來,24種味型體現了川菜的“豐富”,川菜中的辣則發揮著勾起人的味蕾去感受酸、甜、怪味的作用。

  生活中,何雨珈也時常烹飪美食。“傳統的川菜、經典的西餐都是我會嘗試的。”她介紹,雖然自己多數是照著菜譜做,但偶爾也會在烹飪時加入自己的創意。

  工作上,這位“85后”妹子擁有自身的酸甜苦辣。少時的她因為王佐良先生的一篇譯文而向往翻譯,高考以148分的英語考入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習筆譯。畢業后何雨珈差點因為車禍失去右腿,臥床養傷期間意外得到大衛·休謨《人性論》的翻譯機會,才走上了圖書翻譯這條路。

  “每翻譯一本書就是進入一個新的世界。”何雨珈坦言,《再會,老北京》讓自己真正感受到了對翻譯的熱愛,邁克爾·道布斯筆下的《紙牌屋》讓自己第一次對原著和作者懷有敬畏……“跋涉”書中獲得的體驗,就像川菜的復合味型,遍嘗之后還會久久留戀。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網
 
冰球比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