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樂趣
更新時間:

  年輕時不愛做飯,吃飯都是在路邊胡亂對付。自然也不喜歡逛菜市場,覺得又腥又臭,怕弄臟雪白的裙。迷上菜市場,是中年之后的事,這差不多算是人生規律。一般人都要在煙火邊細火慢燉數年,才能把年少的心浮氣躁,變成歲月靜好,體會到精心制作一道美食帶給人的幸福滿足。這時候,才會漸進式懂得逛菜市場的妙處。

  我第一次關注遠方的菜市場,是有一年自駕游經過蚌埠。吃完飯散步,穿過一個菜市場,驚訝地發現有許多不認識的菜,菜比我們當地的水靈,似吸飽了長江的水汽。更讓人驚奇的是,見墻角蹲一老農,頭戴斗笠,卷著褲腳,在賣剛出塘的蝦。蝦足有一指長,活蹦亂跳,似乎是幾塊錢一斤,簡直不敢相信。這才想起火車上曾遇一個蚌埠人,說起家鄉的實惠,兩手像捧西瓜一樣比劃著:“我們蚌埠一碗面海了去了,這么大,像你這樣苗條的,根本吃不完。”他還不知道,這兒的蝦也足以讓外地人艷羨。

  成都的菜市場更吸引人。我去那年夏天,菜市場擺滿了一堆堆嫩姜,鮮得像剛發出的新芽,估計是當地人做泡菜用的。瓜果蔬菜挑著擔子賣,前一個竹筐,后一個竹筐,中間一個女人。見一個女人挑著紫紅的山竹,可能是新摘的果實,不像我們那兒在超市里被冰水泡著,大為新奇。買來嘗鮮,漿汁迸流,甜和酸達到無與倫比的美好。還有一種葡萄,大得驚世駭俗,問一問,叫乒乓葡萄,很形象。

  桂林的菜市場有土黃色橢圓的果,大如馬牙棗,果小核多,一顆里總有橘子核似的三四個,味道酸中帶甜,據說叫黃皮,只當地有,外地吃不到,算是特產里的特產。豬肉色澤較深,當地人說是土豬肉——不知道哪來這么多土豬,不過吃起來倒是真香。他們還喜歡把豬肉加工成“鍋燒肉”——豬肉先煮后炸,皆皮焦肉嫩,香而不膩。絲瓜比較粗壯,帶棱,叫大肉絲瓜。南瓜尖拉著車賣,一車綠意盎然,有的莖上還開著黃花。有人說桂林土里含硒,蔬菜不打藥也不生蟲,屬綠色菜。為了吃上桂林菜市場的菜,有人逛菜市場后,差點在桂林買房定居。

  云南的菜市場春意盎然:緬桂花、南瓜花、水香菜……甚至藥材都是菜:蕁麻、薄荷、三七、魚腥草……在云南這個植物王國里,“頭頂香蕉,腳踩菠蘿,摔一跤爬起來都抓起把花生。”更不要說各種說不上名字的菌。

  在自己的城逛菜市場,也有不少樂趣,雖然跟外地的比起來獵奇性較弱,但季節變化還是會不斷給人欣喜——春天先吃薺菜餃、蒸白蒿、涼拌枸杞頭,然后吃春韭。吃了頭刀韭,再嘗油燜筍、水煮嫩豌豆、槐花炒雞蛋。水果也趕著趟,吃了草莓吃櫻桃,櫻桃過后是黃杏、水蜜桃、桑葚、無花果……當下這個季節,五月初,菜市場上還有嫩豌豆最后的影子,槐花堆成堆、碾轉(青麥粒在磨上擠出來的條狀物)、大櫻桃、小櫻桃剛剛上市。喜歡上菜市場的人,會看得清清楚楚,時光是如何一點點溜走的。

  所謂一方水土,一方風物,菜市場即是風物薈萃之地。對于一個寫作的人來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不如去看看各地的菜市場。我知道的藝術家中,有此愛好的不乏其人,如蔡瀾,如汪曾祺。汪曾祺說:“到了一個新地方,有人愛逛百貨公司,有人愛逛書店,我寧可去逛逛菜市。看看生雞活鴨、新鮮水靈的瓜菜、彤紅的辣椒,熱熱鬧鬧,挨挨擠擠,讓人感到一種生之樂趣。”

  好一個“生之樂趣”!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冰球比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