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今年元夜時
更新時間:

  “元宵要等到晚上,上了燈,才算。元宵元宵嘛。我們那里一般不叫元宵,叫燈節。燈節要過幾天,十三上燈,十七落燈。‘正日子’是十五。……年過完了,明天十六,所有店鋪就‘大開門’了。我們那里,初一到初五,店鋪都不開門。初六打開兩扇排門,賣一點市民必需的東西,叫做‘小開門’。十六把全部排門卸掉,放一掛鞭,幾個炮仗,叫做‘大開門’,開始正常營業。年,就這樣過去了。”

  關于元宵節,汪曾祺在《故鄉的元宵》里這么描述的。

  讀著讀著就很向往那時過年,從前慢,可以一直在老家呆到過了元宵,才背起行囊重新出去打拼,感覺現在過年放假時間還是太短了,年初七就要開工。

  去年元宵節與家人是在古鎮西塘。我們住在臨河客棧,看游人如織,船只往返,古樸的小鎮熱鬧非凡。在古代,元宵節就是情人節,女人只有在這一天是被允許出門觀燈的,青年男女看燈基本是去看人的。所以,才會有“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一見鐘情,也有“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的失落。古鎮夜晚觀燈者也多得摩肩接踵,一家三口在人群中被擠散,于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然后,索性不去看燈了,就手拉手(以防再次被擠散)去一家吃湯圓的小店,點了湯圓、紅糖糍粑、小餛飩,舒舒服服地吃頓夜宵。還給女兒買了只兔子燈,笑言,這可是我們小時候過元宵節必備的神燈呢。今年西塘元宵節,想必是“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吧。

  今年春節在成都度過,正趕上武侯祠大廟會,燈展從年初一持續到元宵節后一天,還有猜燈謎活動。每晚都有文藝演出,各路美味小吃吃到嘴軟。特別鐘情一款名叫“三大炮”的成都小吃,做的過程很奇特,因糍粑團打擊案板震動時發出“砰-砰-砰”的響聲,被戲稱為“鐵炮”“火炮”“槍炮”,故取名“三大炮”。作為2019央視戲曲春晚成都分會場的錄制地,廟會的演出可謂精彩紛呈、水準高超。有舞蹈蜀宮樂舞、影舞萬象和雜技蹬鼓、空竹等。看川劇變臉時,因為太過精彩,觀眾叫好聲如同雷鳴,我也夾在人群中興奮地揮舞著雙手。燈展很有蜀國特色,“三國群英會”組燈最吸睛,生肖大彩燈、氛圍燈流光溢彩,一路燈市如晝。我個人特別喜歡大氣磅礴的三國主題燈,搭建的高大富麗漢代宮城,劉備和諸葛亮高坐城樓之上,運籌帷幄,言笑晏晏,把酒言歡,俯瞰今日蜀地依舊安樂繁華。趕一回熱鬧的“三國集市”,感受一下古人如何趕集的。諸葛亮曾在《隆中對》中說過:“益州險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號稱“天府之國”的成都,年味實在是太足了,它喚醒我過年時的所有記憶:過年,可不就應該這樣一飽眼福、一飽口福,執子之手,享受著普羅大眾的小幸福。

  年初二去大熊貓基地的時候,發現國寶們生活的環境太好了,竹葉蒼翠、林木高聳,屋頂上的綠孔雀開屏了,園中的紅梅也開花了。“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如果假期夠長,我真想在成都呆到元宵節燈會結束再回來。正如汪老說的,看完元宵節的燈會,年才叫過完了。

  和心愛的人執手看元宵節的燈會是過年最完美的謝幕。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冰球比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