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深圳文化網 >> 相約大運閃耀鵬城
寶鏡奩開素月空

  寶鏡奩開素月空。晚妝慵結繡芙蓉。殢人嬌語更憁憁。倦浴金蓮輕衫步,捧笙玉筍半當胸。枕痕又露一絲紅。”宋末元初詞人陳允平的這闕《浣溪沙》,描述了古時閨閣女人特有的生活情態,詞中所提到的“奩”,是我國古代婦女用于存放梳妝用品的重要日用器具,也有盛放香料、胭脂等物的脂粉奩,以及取鏡照容的鏡奩。

  對奩的使用,在我國的歷史十分悠久,最早在戰國時代就已經產生并流行開來,此后一直延續到明清時期,由此還引申出一些與奩相關的事物。如古時的彈棋娛樂,據《世說新語·巧藝》載:“彈棋始自魏宮內用妝奩戲。”晉人徐廣在《彈棋經后序》中亦提到“以金釵玉梳戲于妝奩之上”,說明妝奩曾成為古時彈棋游戲的平臺。晚唐詩人韓偓以婦女身邊瑣事為題材,由此創造了“香奩體”的詩歌體裁,晚唐著名詩人李商隱的《嬌兒詩》中,就有“凝走弄香奩,拔脫金屈戌”的吟詠。

  奩形制多樣,有三角形、菱形、正方形、長方形、圓形、橢圓形等多種,造型豐富多彩。在歷史的演進中,奩的材質也富于變化。戰國秦漢時期,奩多為漆器,并且只有名門望族才能享用,那時候的男女都要梳妝,且對化妝的要求很高。隨著人們生活習性的改變,到了宋代,過去適合于席地起居的漢式漆奩逐漸演變成適合于垂足而坐的多層套奩。明代家具發展迅猛,奩最終演變成木質的大型梳妝臺和便攜式的梳妝匣,名貴的有黃花梨和紫檀木等。清代早中期,朝廷用兵四方,海內清平,疆域遼闊,政權穩定,經濟發展,玉材來源渠道也多了起來,而且品類豐富,除了常見的白玉、青玉、碧玉、黃玉、墨玉,和田玉的運輸暢通得到保障,使緬甸翡翠也順利地進入中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清代玉器工藝的迅速發展。清廷對玉器生產十分重視,尤其是康乾至嘉慶時期,內廷的養心殿造辦處玉作、如意館,薈萃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批優秀的玉匠,生產了大量工藝精巧、格調高雅的玉器制品。除了宮廷,此時的民間玉肆也十分興旺,生產了一大批精美絕倫的玉制品,其中不乏晶瑩剔透、工藝華美的玉奩器,除了美觀實用,有些還被作為富麗堂皇的陳設器使用,高雅端莊,蓬蓽生輝。

  一件清代獸面紋玉奩,通高12.5厘米。青玉質地。器物以整塊青玉為材料制作,圓形,由上下兩部分組成,高圈足。上面為奩蓋,下面為奩身。奩蓋看上去就像一只倒扣的大碗,釉面光潔,圓潤自然;蓋頂為空心,雕刻仰蓮瓣紋,蓋面雕刻獸面紋,紋飾細膩生動。奩身與奩蓋相扣合,頸部兩側相對稱地各鏤雕獸首耳一只,分別與奩腹下相接。腹部滿浮雕獸面紋。圈足外一圈凸雕仰蓮紋,隨器形伸展,充滿動感,讓人心生聯想:若是將之置于水中,一定頗有幾分清人汪懋麟筆下“玉奩亂潑脂水濃,春波半濺青裙濕”的意趣之美。

  我國古代民間對奩的使用十分普及,一直到現代都在使用。著名作家巴金在他的短篇小說集《抹布》中,就有“她穿著一件緊身,正在電燈下面,對著鏡奩擦粉”的描述。奩不但為閨閣增添了許多情趣,妝奩還是出嫁時不可或缺的一種重要陪嫁物品,古時女子陪嫁之物多添加一個奩字,如陪嫁的田產“奩田”、陪嫁的鏡匣“奩匣”、陪嫁的財物“奩幣”、陪嫁的嫁妝“奩具”“奩箱”等。奩作為陪嫁之物,從一些古詩詞中亦可見一斑。如北宋詞人秦觀在他的《海康書事》之七中吟道:“粲粲庵摩勒,作湯美無有。上客賦驪駒,玉奩開素手。哪知蒼梧野,棄置同芻狗。荊山玉抵鵲,此時繇來久。”此奩玉質純青,碾磨光滑,晶瑩透亮。造型典雅古樸獨特,莊重大方。碾雕工藝精湛,浮雕、鏤雕、凸雕交替使用,如雕似畫,使紋飾規整精細而豐富,纖毫畢現,精致華美,適合古人傳統造物追求“器以載道”的意境,在體現清朝統治者審美情趣的同時,亦展現了清代宮廷玉器制作工藝水平的高超。

我要評論    
  匿名發表   
冰球比赛视频